本文提出了客观的事实来预期盖得排行在当今的价值。

 

盖得排行的价值

1.关于物极必反的故事

 

 

△图1当下的餐饮生态

 

以餐饮业作为分析的主要品类。上图是餐饮行业现在的生态,下面来看一下行业生态的发展历程,而盖得提供的价值恰恰产生在这个历程之中。

 

20多年前,天津南京路上经营餐饮的店面不过三五家而已,而现在在大众点评搜索南京路的美食已有上千家,要知道南京路不过4000多米的长度,可见竞争之激烈。整个天津在当时也就100,现在光是卖早点的就有上千家。生活节奏的加快,经济的增长,供给的减少就初步餐饮业的大发展。根据《中国餐饮报告2018》里的数据,2017年全国餐厅关店数是开店数的91。6%,这意味着,每开100家店,在一年的周期内就会倒闭91家。这一阶段以发展突破了需求的临界值,行业进入了高速代谢的过程。从而为界线。我们来看看第二个阶段。

 

从图1可以修剪,这种发展带来了正负两种结果。正面的结果是,为了脱颖而出,餐饮业的丰富度和差异化程度。越来越大,这促进了行业的创新。更加重要的是,餐饮业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行业。这为互联网提供了机会,通过平台运作整合,降低了产品服务与消费者之间的匹配成本。美团正是在这样的时机下发展起来的。

 

一个鹤站立一百只鸡的鸡群里,这叫差异化,要是一百只鹤站立一百只鸡的鸡群里以此不叫差异化了(当然鹤的档次会出席高一些)。通过平台让供与需之间匹配之后,应该选择哪只鹤或鸡呢?这个就是当下大众点评,口碑,职业测评,网红在干的事情。那么大众评论是千百万的消费者,职业测评人(各种美食专栏的美食家)等进行背书。职业测评和网谁为哪只鹤鹤或鸡,做好的推荐,公正性与合理性背书呢?这种方式确实是解决“选择谁”的很好的方案。但在实际市场运作中基于利益相关的关系,存在商家会通过监管突破来操作测评结果,例如:掏钱给专门的刷子公司刷评价来获得好口碑,通过请网红来为品牌背书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很多平台是基于竞价排名来实现商业化的目的的。造 的结果有两点:第一是在利益和公正之间的冲突中,一旦超过临界值,就会出现新的信任危机。第二是测评人对各个行业的渗透不足,还在提升阶段。整体上偏分散,局部上偏集中──餐饮,汽车,化妆品,3C。且没有平台将参与共同整合,对消费者使用效率有影响。

 

到了第三个阶段,就为盖得排行提供了机会。盖得的价值就是于:明确不通过竞价排名进行商业化,不支持广告和赞助性质的商业活动进行排名,专家匿名测评等运作手段,通过这些措施来确保排名的公正与合理性。

 

2.关于确保价值有效实施的核心问题

首先,商业化不通过竞价,不接受赞助排名。在手中资金链正常的时候,要做到这一点,相对相对容易控制一些。但对于公司内容就需要有机制来控制,避免出现内部“古代桩”暗箱操作的问题。盖得使用的方式就是“三权分立”的形式。中国古代为了避免宰相职权太大,就会把宰相的职权切成多个部分,这样可以避免生产者与执行者是同一个人或组织。所以,盖得的内容生产团队的考核是内容,而不是流量或营业额。试想一下,如果考核的是营业额的话,这个组织还可能保持公正性吗?

第二,多品类覆盖。这个和盖得的商业模式有关。盖得的产品模式是导购大百科,它的收入模式是导购,这也避免了竞价排名的收入模式,正是基于这样的收入模式,只有产品类覆盖足够广,才有机会获得更多的收入。除快消品外,洗卫用品,家电用品,食品饮料,保健品外,汽车,餐饮类的非快消品,在运营到后期这类业务的边际成本很低,导购收益不变的情况下,将会实现更高的盈利。

 

盖得的商业模式

见周鸿祎对商业模式的分解:产品模式,推广模式,收入模式,用户模式,这4个模式是本节分析的框架。当然市面上还有很多的分析框架,例如:奥斯特瓦尔德的商业模式画布的9个大元素。用哪一个不重要,关键是使用时可以解决实际问题。在第一节的分析里,已经指出了盖得怎么定义自己的产品价值的,也可以了收入模式,这里通过图示再综合说明一下。

 

△图2盖得商业模式

 

套用盖得CEO的话就是:站在世人肩上+品类运营人员收集。

从中圈定一个优选范围。品类运营人员收集是指,由专门的内聘人员在野外收集数据。拿餐饮而言, “……盖得的小伙伴们,已经跑遍吃遍了中国13个最主流的城市。每个城市,每个类别我们都会称为最优秀的那几家……。除了他们一定要到他们还要做很多的访谈,和行内人士谈,和媒体人谈,和食客谈,去后厨看。自己试吃,只是他们工作中的就是通过PGC的形式形式,这里的专业人士来自自己的公司,而不是与其他个体专家,产业公司合作。这一点也是为了确保其价值的替代。 。下附李铁微博截图,主要是说明了收集到的数据的整理工作。

 

△图3来自李铁微博

 

△图4来自李铁微博

 

 图5来自李铁微博

 

随着内容的丰富与公正,通过一定的推广和口碑就可以形成一个“用户→丰富与公正的内容生产→提高用户购物效率→更多品类内容→更多用户”这样一个正向的循环。

 

 

△图6内容与用户的正向循环。负向的影响是品类的加持会影响内容的公正

这样,通过用户越来越多,天然的就为导购(CPC)的商业化提供了充分条件。

盖得的挑战

 

1.产品设计相关的部分

在实际消费者购买中,需要考虑的还不止于此。维护的便捷性。 ,功能支持上是否足够强大,可以进行分层清洗等。

得分维度不丰富。拿到餐饮的排名排名,对不同的可能有综合的评分,但没有划分不同的档次,这样的结果只能适用部分人群。

 

 

△图7盖得排行机箱排行截图

 

2.工作模式的部分

盖得内容生产方式决定了内容的发布较慢,且专业性强,标准化高的行业的排名容易引来质疑。这种行业容易被垂直性的可以提供同样价值的竞品所取代,因为专业性更高。且垂直性的业务也有可能孵化于某些企业的生态链,不需要通过覆盖品类来增加营收。

 

自运营的形式,易于被平台形式所取代。当然,某些是平台可以形成标准约束内容的替代。